首頁 > 家具相關知識 > 為什麼福特要找一個搞家具的來當CEO?

為什麼福特要找一個搞家具的來當CEO?

編者按:在未來的汽車中,人們可能更關心駕駛室的座椅如何轉動,而不是發動機發出怎樣的引擎聲。我們不是生活在汽車時代,甚至不是計算機時代,我們生活在用戶體驗的時代。本文譯自theatlantic原标題為" Why Ford Hired a Furniture Maker as CEO"的文章,希望對您有所啟發。

為什麼福特要找一個搞家具的來當CEO?

如果像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所說的那樣,“一個機構就是一個人加長的影子”,那麼美國經濟的發展曆程完全可以由本國公司經營者來講述。早期的大規模生産屬于像亨利·福特(Henry Ford)這樣有機械頭腦的人。大規模市場的建立激發了像老托馬斯·沃森(Thomas Watson Sr.)這樣的推銷員的熱情。在上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的企業大集團熱潮之後,近三分之一的首席執行官擁有金融和會計背景,他忠實的團隊唱起了“永遠向前的IBM!”。然後登上曆史舞台的是一批技術專家,如安迪·格羅夫(Andy Grove)和比爾·蓋茨(Bill Gates)。

因此,福特汽車公司(Ford Motor Company)選擇了一位并非在底特律長大、不符合既定CEO模式的首席執行長,這着實讓人感到意外。63歲的吉姆哈克特(Jim Hackett)曾經是一個家具制造商的高管,曾經在總部位于密歇根州Grand Rapids市的辦公家具公司Steelcase擔任CEO長達20年之久。在Steelcase,哈克特成為了一名産品開發方法的愛好者,即設計思維,他嚴格關注用戶如何體驗産品,并憑借卓有成效的改革使得公司度過了轉型的難關,一躍成為家具行業的領軍者。

為什麼福特要找一個搞家具的來當CEO? 選擇哈克特領導福特,讓那些視福特為傳統汽車制造商的分析師,以及那些認為随着汽車變成輪子上的電腦,公司将由高科技之手來管理的人,都感到困惑。但福特的選擇暗示了第三種可能——事實上,這個選擇可能會抓住時代的脈搏。我們不是生活在汽車時代,甚至不是計算機時代。我們生活在用戶體驗的時代。

我們的生活是由人機交互構成的——智能手機、電視、聯網的停車收費表——它們有讓人高興的力量,也有讓人憤怒的力量。進入這一領域的是一類新專業人士:用戶體驗(user-experience,或UX)設計師,他們的工作不是從工程師、營銷人員或法律部門的角度來看待産品,而是從用戶的角度來看待産品。并堅信不應該讓客戶理解公司,而是要讓公司學會和顧客對話。

LinkedIn顯示了數萬個用戶體驗職位空缺,這個職位幾乎成為那些年終“最熱門工作”名單上的固定職位。如果你想學習UX,美國有30多家機構可以供你選擇,包括卡内基梅隆大學和華盛頓大學。但福特是美國為數不多的幾家由用戶體驗大師執掌的大型工業公司之一。

目前,汽車業面臨的問題基本上是:特斯拉(Tesla)和谷歌等高科技進入者能否比福特(Ford)、通用汽車(GM)等汽車制造商更快地學習曲軸和傳動系統。但哈克特反映出福特的賭注,即赢家不會是最好的底盤制造商或軟件制造商,而是鎖定人機互動的公司。公司執行董事長比爾福特(Bill Ford,亨利的曾孫)對我解釋說:“吸引我的是哈克特對設計思維的投入,他把人放在了等式的中心。”

用戶體驗這個詞起源于矽谷。唐·諾曼(Don Norman)是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C San Diego)的教授,著有影響深遠的《日常用品的設計》(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一書,上世紀90年代,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被迫離開蘋果期間,他曾在蘋果公司工作。在一個項目中,工程師有發言權,營銷人員也有發言權,但會議上沒有人代表用戶。1993年,諾曼向當時的首席執行官約翰•斯卡利(John Sculley)建議,需要“一個能全面了解用戶感覺的人”。他因此組建了一個用戶體驗辦公室,并将自己定位為蘋果的用戶體驗設計師。

用戶體驗思維開始向其他行業的轉移,并在帕洛阿爾托設計公司Ideo的推動下得到了加速。Ideo的創始人戴維凱利(David Kelley)幫助設計了第一台蘋果鼠标。它的首批客戶包括美敦力(Medtronic)和寶潔(Procter & Gamble)。上世紀90年代初,當Steelcase考慮進軍一個新市場時,30多歲的哈克特咨詢了Ideo。在那裡他得到很大的觸動,以至于三年後,Steelcase收購了該公司的大部分股權。

2014年,哈克特從Steelcase退休,在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擔任了18個月的臨時體育主管。2016年,比爾·福特(Bill Ford)聘請他管理一家福特剛剛成立的智能移動子公司,該子公司的任務是從根本上重新思考汽車将如何駕駛、供電和持有。哈克特又一次求助于Ideo,那時該公司已經作為客戶與福特合作。

為什麼福特要找一個搞家具的來當CEO?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設計空白,”哈克特指着他在白闆上圖中兩條線之間的空白告訴我。上升的那條線是一家公司的制造技能,它随着時間的推移而上升,而下面是一條逐漸下降的線,表示公司對客戶體驗的理解。他說,比如當任務是為福特F-150設計一個稍微好一點的後擋闆時,這種設計上的差距可能是顯而易見的。但當你所在的行業被徹底颠覆時,你會被迫思考一些基本問題:人們是想擁有自己的汽車,還是想與他人共享?人們喜歡自己開車,還是喜歡自動駕駛?新技術的洪流讓一切都成為可能。

如果沒有明确的方向,就會出現功能過度的問題。比如安裝監控心率的座椅,或者安裝讓人們注意後座嬰兒的提示燈。這些功能隻是在理論上聽起來很棒。但福特的一位産品管理主管吉姆·鮑姆比克(Jim Baumbick)告訴我,這樣做實際上是在“把決策傳遞給客戶”,儀表盤上堆滿了功能,這就需要司機在路上時還要認真考慮自己需要什麼。而且,這還為公司帶來了制造這些功能的負擔。Baumbick說:“我們需要給顧客更少的選擇。”找出正确的選擇是關鍵,但這并不簡單。

為什麼福特要找一個搞家具的來當CEO? 在哈克特掌管下的福特,隻有深入了解人們如何使用汽車,以及背後的緣由之後,項目才會進入“制造”階段。在迪爾伯恩的設計工作室裡,我走進了一個先進的半自動化汽車模型。在模拟中,我們經曆了這樣的時刻:當與州際公路并道時,控制權從我手中轉移到汽車上,我的座位下沉,遠離方向盤——這足以發出權力轉移的信号,但不足以引發失控恐慌。早期的測試驅動程序幫助找到了準确的阈值。

“如果你看一下商業曆史,赢家幾乎總是那些把握住正确用戶體驗的人,”哈克特說,盡管他承認讓用戶體驗人員負責整個展示有其缺陷。“我真想能分身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這裡,”我們在設計工作室的時候,他告訴我,“我從思考事物的潛力中獲得了很長大的快樂和提升。但當我走出這裡,我有了另一種責任,那就是我們必須交付成果。我們要為股東負責。這種機制本身就是一個設計問題,你如何能将兩者有效結合起來?”

大多數人認為,1985年離開蘋果的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找不到出路。庫存的增加弄得他措手不及,部門之間相互競争,最終他失去了蘋果董事會對他的的信心。哈克特知道,他需要更像1997年重返公司擔任首席執行官的喬布斯,着眼于未來。但同時也要意識到,未來是建立在當下産生的現金流之上的。

為什麼福特要找一個搞家具的來當CEO? 留給哈克特的時間還有多少?特斯拉的市值遠遠超過福特。如今總部大樓11層的會議室中紅木家具不見了,變成一個開放的工作空間,裡面坐滿了工程師和數據科學家,他們卷起袖子,描繪着未來,描繪着福特在這場可以說是最偉大的商業競争中的地位。“這需要一些時間,”哈克特說。但他甯願慢慢地得到正确的答案,也不願迅速地得到錯誤的答案。

就這樣,哈克特滿懷希望地走出了設計工作室的未來主義空間,回到了現實。

原文鍊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9/03/ford-ceo-jim-hackett-ux-design-thinking/580438/

推薦閱讀:2019年科技界即将發生的七大改變

編譯組出品。譯者:Jane,編輯:郝鵬程。

網址: 為什麼福特要找一個搞家具的來當CEO? http://caifu40073.cn/zhidaoview6873.html
家具相關知識分類導航